<menu id="0i8o8"><code id="0i8o8"></code></menu><xmp id="0i8o8"><menu id="0i8o8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0i8o8"><menu id="0i8o8"></menu></menu>
    <nav id="0i8o8"><strong id="0i8o8"></strong></nav>
    <menu id="0i8o8"><code id="0i8o8"></code></menu>
  • <optgroup id="0i8o8"></optgroup>
    <xmp id="0i8o8"><nav id="0i8o8"></nav>
  • <nav id="0i8o8"></nav>

    消失在街頭巷尾的報刊亭,是一代人文學情感的落幕

    2019-06-14

    華西悅讀
    06-1414:36

    轉載自百家號作者:方一介

    文/方一介
    曾幾何時,那些伴隨著我們成長、分布在大街小巷的報刊亭,已經悄然消失在了車水馬龍的街頭巷尾。報刊亭的消失,成為了一代人文學情感落幕的標志。


    法國作家雨果在小說《悲慘世界》里說,“下水道是一個城市的良心”
    如果再進行一個比喻,那么我想說,報刊亭是一個城市的養分。
    我是一個90后,小學時候,科技并不像今天這樣日新月異,我也不像今天的孩子那樣,手捧iPad,從互聯網上獲取海量信息。
    我的童年,是和一本本薄薄的雜志度過的。
    從小學四年級開始,我便喜歡上了去報刊亭看雜志。那個時候,學校和家的附近,都會有報刊亭,亭子外面擺放著琳瑯滿目的雜志,有文學類的、時事類的,也有各式各樣五彩斑斕的畫報。單是在報刊亭前面發呆,都足夠看上好一陣子。



    我喜歡從報刊亭買來一本雜志,坐在家里百葉窗的旁邊,陽光從百葉窗縫隙中透露出來,灑在嶄新的書頁上,配合著我閱讀完一篇篇言之有物、撥動心弦,時而讓我恍然大悟,時而又令我唏噓不已的短文。
    至今,我還記得我最喜歡的一本雜志,是西北一所名校主辦的。我猶記得,頁面上印刷的淡黃色配圖和纖細精致的字體。
    然而,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,城市里的報刊亭,開始驟然減少,直到我常去的最后一家報刊亭,也黯然關閉,我才知道,也許報刊亭,已經開始與信息化時代格格不入了。



    大學畢業后,最常聽到的,就是“大數據”三個字。如今的人們,已經招架不住如潮水般涌入的信息,孩子們也不像曾經的我,可以安安靜靜抱著一本雜志看上一個下午。
    美國人尼爾波茲曼在《童年的消逝》一書中說,科技改變了孩子們的童年,當兒童和成年人共同接受來自電視、電腦屏幕的信息傳遞的時候,童年就不再存在了。
    在我的童年里,報刊亭有限的信息,給予了我無限的遐想。而在報刊亭,甚至紙質媒體衰亡的今天,每個人都成為了“容器人”,正如日本學者中野牧在《現代人的信息行為》中指出的,每個人都成為了“手機人”、“電視人”。那些本應供人消遣的事物,卻變成了人的本質。
    現在的人,也許再也難有純粹閱讀的樂趣體驗了,帶走它的,正是被人漸漸遺忘的報刊亭,是一代人文學情感無處存放的流浪。




   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    在線咨詢
    聯系電話

    010-60213517

    美女视频黄的全免费视频网站,无码毛片视频一区二区本码,人妻少妇系列500无码,国产大学生酒店在线播放